發現自己有四堂課開學到現在都還沒有去,

有兩堂課只去過一堂,

剩下的三堂課也都隔周上課,

有點煩。

想跟妳亂哈拉些什麼,

但妳說你討厭嘴砲的人,

至今久久不能忘懷。

於是又有些捏造出來的正事,

但找不到搭訕的理由,

又怕妳太忙,

只好作罷。

我真的他媽的真多內心戲。

在追逐風的時候,

總是聽到群樹嘲諷的笑聲。

於是開始嫌惡那些樹,

儘管他們德高望重。

討厭官腔說詞,

真的討厭。

我想以後的星期一,

上完課就回寢室小睡一下,

平抑怒氣。

另一方面是因為,

在記憶中的真實遠比眼前的的真實還,

更加真實。

小心眼,

為了這個該死的毛病,

我想我最好的死亡方式是,

憤恨至食不下嚥,

接著吐血三日而亡。

個人好惡已經完全的影響我的生活了。

Fuk.

我並不是沒有脾氣的,

只是作為家人的認知,

沒有要對你們生氣的意思,

但請別太超過。

現在想想,

似乎一直被衝康。

雖然對我而言,

妳比我自己重要,

但還是有點靠北。

忍下來就沒事了,

但可惜的是他媽的我忍不下來。

我真的覺得很幹,

幹感甚至即將澆熄我對於練習的熱情,

或許在別人眼中我根本沒有熱情,

只是去他媽的看妹而已。

你要怎麼想隨便,

我並不在意你,

或你他媽的感受。

退隊的日子近了,

當我看到我的背號,

而不再羞愧時,

我就會消失。

盯人好累,

要講到每個人都懂好辛苦。

好討厭正常人,

好怕天才。

她說,

遲到了,

她想去埤尾,

她夢見故鄉。

父親說,

埤尾已被填平,

參差高樓是母親的夢境,

但何處可見?

父親說,

她在我們年幼時並不太照顧我們。

她在年幼時失了一隻眼。

於今日右眼對著現實發呆,

左眼於父親喊著:

媽媽,媽媽!

沉入故鄉。

在追逐風的時候,

總是聽到群樹嘲諷的笑聲;

但我卻不能阻止自己停下來。

黑鮪群淤塞於

市區往東隆宮的道上

人們泅溺在

開端的分歧的黑潮

黑潮的碎片

飛往致死的狂醉

游向歸途的迷航

犧牲是什麼?

是道上人形

是白色圍籬

是生者的黑潮

黑潮的碎片

拼湊為死者

死者的榮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許二賢 的頭像
許二賢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