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聽過友人的推薦,

又在因緣際會之下,

終於看了一部動畫,

一部全名為"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的名字。",

簡稱為"未聞花名"的動畫。

連續就看了11集,

我想我大概要等到很長大很長大之後,

才會再重看,

與電影"霸王別姬"一樣,

靈魂無法再承受如此的衝擊。

 

關於主角,

不知道為什麼,

我感覺自己與他相像。

尤其是人群恐慌。

我真的感到很抱歉。

對每一個被我傷害的人感到抱歉。

對每一個關心我的人感到抱歉。

我把我的人生過得跟廢人一樣。

我想我大概是大直死黨裡,

最沒有長進的那個。

 

我不斷地活在過去,

在你們都在進步的同時,

我卻不斷的倒退著,

倒退著,

像個廢人一樣。

 

小時候,

母親說我是個很慈悲的人,

甚至以我為榮,

最後被一起工作義工媽媽回應,

你的孩子最好,

別人的都很差,

而不再說了。

 

我感到很愧疚。

無論是那時候,

還是現在。

 

可能因為我的成長,

而不那麼體貼了,

但我還是很努力地維持他們。

 

努力的時候,

我總是在追著什麼,

我或許也與動畫中的人們一樣,

總是在為別人努力,

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

 

於是我放棄了,

像個廢人一樣。

就連要準備轉學考了,

也駐足不前,

也逃避著他們,

逃避著你們,

逃避著妳。

 

對於自己已經改變的事實,

我是知道的,

我一直都知道,

只是,

只是沒有勇氣面對他們。

 

把自己裝得很有夢想,

其實我也是知道的,

我只是崇拜那些人的足跡,

那些為了夢想而踏實的人們,

的浪漫。

但實際上,

我也只是個包著膿的空殼,

什麼也沒有。

 

前些日子,

在補習班上竟然與妳巧遇,

讓我感到由衷的恐慌。

不必要的恐慌。

拿著這個恐慌當作藉口,

其實只是不想努力而已,

我是知道的。

 

在我當總召時,

送舊做的很失敗,

我也是知道的。

雖然學弟妹們,

同學們,

是如此的努力,

他們的努力,

甚至比我還是新加入的成員時,

還要更努力,

但結果卻是如此,

而我卻總有理由搪塞那些失敗,

而我卻逃避著他們,

我是知道的。

 

那不是那次慶生的夜唱所留下的恐懼。

那不是組員們不合作所留下的遺憾,

我是知道的,

那是因為懦弱,

是因為忌妒心。

強大的忌妒心蒙蔽了太多東西。

我是知道的,

卻恐慌自己已經知道的,

的那些,

那些真相。

 

原來我無處可逃。

原來我在追尋著的,

是一個不存在的背影。

 

那些時候,

教授在課堂上播了一部動畫,

一部叫做"秒速五釐米"的動畫。

其中真正撼動到我的是第二部,

叫做"太空人"的片段。

原來他一直沒有在看著我。

 

事情總是有許多許多的巧合,

拼湊成不可預知的遺憾,

但那就是人生,

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