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又過了一半,

又像是回到了原點,

立下誓約與更多謊言,

就是由這裏開始的吧。

其實並沒有回去,

人生從來都不是國中的我所想的,

一個如操場的椭圓,

應該是種螺旋,

乍看之下好像又到了一樣的景色,

但每次又都有些怎麼樣的差異。

那我的螺旋,

到底是向上的,

抑是向下?

人,

有害名以求生,

無殺身以求名。

人,

無捨利而求生,

有殺身而奪利。 

而我,

即是沽名釣譽之徒,

在我看來,

名就是利,

如果必須捨利而求名,

也必須在所不辭。

我想得很清楚了,

終於想得很清楚了。

終究還是沒能逃離功利主義的誘惑,

該是要找回自己遺失已久的,

那些鬥爭心了。

是為了我自己,

我會履行它,

那不是劇本,

那是我生活的預言,

我勢必要離開。

也沒有其他選擇。

突然覺得豁達起來,

急不得,

不必急,

多急無益。

氣不得,

不必生氣,

氣什麼?

沒有憤怒,

沒有怨懟,

沒有饒恕。

即使過了橋就折返,

今年的我還是有在海洋音樂祭讓人認出我來。

聽說我看起來很兇,

但本人說話很有趣。

其實是我本人就是一個不苟言笑的呆木頭,

講話很辛苦的,

尤其是遇到一些不對的人群,

那又格外艱辛。

那些已經找到對的人的人們,

要幸福喔。

我可能只是想證明一些什麼,

來證明我真的很特別,

即使我自己知道我與那些,

倒吊於天花板上的,

匍匐嘲笑我的,

那些普通人們,

根本沒有什麼不同。

但我如果不執拗了,

就不再是我了,

就什麼也不是了。

明年的這個時候,

我能夠堅持努力到救贖的聖光,

前來引領我嗎?

又或者就在那綠綠紅紅的樹叢裡,

人群中,

庸庸碌碌,

不知所終呢?

外文,

水域,

速度,

我一定要找出方法來克服他們。

該是洗淨鉛華的時候了,

誰說彩虹一定要七色?

為什麼2012還不來呢?

真期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許二賢 的頭像
許二賢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