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的笑靨如太陽,

洋溢著畢業的芬芳,

如惡魘。

我彷彿可以看見不久之後的結局。

或許是死亡。

隨便怎麼樣都好,

我真的累了,

我覺得我好不起來了。

給怠惰一個不存在的理由,

就可以獲得更多,

更多徬徨與死亡。

與高中朋友聚會,

但是大家都挪不出時間。

有計畫的人真好。

我恐懼的人主動聯繫了我。

我害怕,

但選擇假裝受創的不深,

假裝釋懷了。

我還是很討厭,

過去偏執的自己。

過去的學妹說,

別想那麼多,

做自己就對了。

自己到底要怎麼做?

我不懂,

太難了。

我還是很討厭,

現在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