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季札?

他在哪邊做了什麼?

他在什麼地方掛劍?

他為了什麼要掛劍?

又為什麼要知道這些?

為什麼要記憶古代之事?

為什麼直至今日季子掛劍猶人人傳唱?

為什麼今天又有人有感而發的,

重新組譯這個故事?

又為什麼你唸到了這一篇而昂然稱讚,

不禁感動?

觸動了什麼?

覺悟了什麼?

理解知覺了什麼而覺得應該付諸行動?

 

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只把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當成嚮往?

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對於約定的重量與儒家經典一樣,

只需理解記憶即可?

就如同「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那樣?

或許是只有我還相信一諾千金這種蠢事

會為了無法傳承那些而感到愧疚。

或許認為課堂上所教誨的那些

與其拿來理解

不如拿來實踐的認知,

自根本上就有所錯誤

媽的我還真膚淺。

你可以笑我,

可以繼續嘲弄我的膚淺,

反正我也不能評議你們,

只能遂去,

不復與言,

道不同,

不相為謀,

就是我的極限。

 

你可以繼續出爾反爾,

自此至後,

我也不再相信你,

與你諾言的重量,

說我迂腐,

笑我怪異,

我也不再畏懼,

也不再害怕了。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