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你們願意聽我說,

與我說,

原來我不只是隻身一人,

果然是自己太幼稚,

太自私了,

很抱歉。

如果有一天,

要死掉了,

要怎麼辦呢?

但求無愧於心而已。

馬華哥說:

白癡喔,

還有很多人會傷心。

好像是很簡單的話,

好像是大家都知道的話,

好像是連續劇常演的話,

卻被我忘掉了,

感覺很久,

再一次頓悟感覺很開心。

小麥麥說:

有很多無奈的事,

別管他們了,

把人生活的帥一點。

是啊,

不應該如此屈服,

曲志迎合,

我認為我學習這樣技能的時間,

還沒到。

書銘說:

我覺得,

應該是腳踏實地的時候了。

庸庸碌碌的,

離開高中之後就不知道自己,

到底在活個什麼東西,

但不會放棄。

目前還在堅持它:

行正我,

生不悅,

死不懼,

亦不悔。

為什麼詞選沒有選辛棄疾的破陣子,

而高中課本有選呢?

"醉裡挑燈看劍,

夢回吹角連營,

八百里分麾下炙,

五十絃翻塞外聲,

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

弓如霹靂弦驚,

了卻君王天下事,

贏得生前身後名。

可憐白髮生。"

真神秘。

事件的一體,

總是有兩面,

我說的,

只是我所看到,

所感知到,

所憤恨不平的,

但那不一定是正確的。

也許我應該檢討,

可惜時機未到。

我一定會坦白的,

不然我一輩子都會憾恨。

在我離開的時刻,

一切都將破曉。

你怎麼會有打火機?

沒拉,

就大家喝酒,

放放煙火這樣。

放逐他,

靈魂之煙,

生命之火。

即使生命縮減,

我也不能遏止我的不平,

感謝家興的關心,

但是還是學不乖。

家瑋的人生境界實在很難達到。

在捷運上能夠遇到泰甫也是一種緣分。

我覺得哈拉的眼神變得很誠摯,

不知道為什麼。

刻的井字不太明顯,

歪打正著成類似雙十的圖騰,

雖然好像有點早,

但筱涵生日快樂。

感謝身邊有你們,

總是作著回到過去的夢,

不哭了,

這也是,

最後一次。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