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真徬徨。

對你們而言,

這只是一場下午後的晚餐時段,

大家放學下班後,

聚在一起吃吃東西,

喝點什麼,

了不起說些話,

告解它,

然後大家拍照,

或者不拍照,

便結束了。

昨日的記憶,

明日的回憶,

啊,

真精彩。

但依然徬徨。

我只是你們記憶中的一塊,

或大或小,

也許根本不是。

呼之即來,

喚之即去。

為什麼你們的記憶可以如此具有實體,

恍若昨日立於眼前?

真徬徨。

從來都沒有勇氣拼出我記憶中的全部,

因為它很零散。

因為沒有勇氣。

因為沒有根的人回憶也比別人輕薄。

沒有拼圖,

又要怎麼找尋碎片來構築完整呢?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回憶與方向又該放棄哪邊?

每個答案都指向徬徨。

但如果用獲得其一的角度來看,

好似又有了一絲希望。

 

感謝你們予我一張將因故無法參與的邀請卡。

由衷感謝你們。

很想去,

但根本不知道,

有什麼樣的臉,

該用怎麼樣的臉孔,

去面對你們。

因為你們邀請的人他已經被我淡忘了。

無法接受你們用看他的眼神,

用與他說話的語氣的表情,

看我與我交談,

那太難承受,

沒有人承受得住。

他很想去,

卻不得不,

不斷重蹈的覆轍,

就同以前無異。

啊,真迷惘。

他會復燃的,

或許總有一天。

在那之前須為全然的死灰。

但我尚未冷卻,

猶有一些些餘溫,

再讓我去找那些回憶吧,

再幼稚狂走吧,

對某些人內疚,

但那也是必要犧牲,

因為,

這也是最後一次。

為什麼呢?

真絕望。

為什麼開始認不出班上的同學呢?

為什麼他們說認不出我了呢?

為什麼我快要認不出我自己了呢?

真絕望。

我已經不再是我了。

讓他靜止於與腳踏車進入湖中的那一段乾杯與嬉鬧。

讓他停留在反覆翻牆的受傷,

舞蹈練習中的恐慌,

在草色的,深紫的,酒紅的,亮橘的,葵黃的,天青的,純白的,

虹中漂浮遊蕩。

Nafullo應該是多采多姿的,

別再叫我這個名字,

這也是,

最後一次。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