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眼之殼。

無眼之殼.jpg  

啊,

開學第一天就翹來翹去的,

看來要退選了。

在路上看到青綠色的大地有些披上了白色的衣裳,

感動莫名的感動。

那大概是芒花的近親吧,

在小時候,

回家的時候,

秋墳旁的野芒花開遍群山,

迂繞徘徊的小徑顯得多餘。

高雲黃的花山有清風的回音,

夕陽白的花山有草木的低吟,

下著小雨,

或著不下雨,

有些人拿著傘,

或著不拿傘,

鳥也都不叫了,

都聽她們唱詩。

第一次體驗到颯爽,

但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雖然路上的小花草們沒有如小時候,

印象中花山的壯闊,

但還是感到有如遇見老朋友般的欣喜。

車速放慢下來,

想聽聽她們說些什麼,

卻得到死亡的哀鳴,

除草機的暴虐,

生靈的死亡,

人類的昇華。

感到無來由的哀傷。

不知道環頸雉會不會與我一樣驚懼徬徨。

沒有勇氣看到這些美麗被收割棄置,

於是加速離開。

在路上看到有人帶著茶色皮質的安全帽,

立刻就認出學長也有一頂,

意識到學長已經不在花蓮,

感到無來由的失落。

遠方的烏雲十分不祥。

看到那些熟面孔,

改變了很多,

或者沒有改變了很多,

呼吸沒有理由的,

變的十分狹隘。

知覺到我正在使人做一些他們不想做的事情,

感到無來由的悵然。

雖然不可抑止的負面情緒不斷發酵,

但還是十分抱歉。

又體認到,

其實真的沒有什麼不同,

人與人之間,

又究竟有什麼不同?

看了一部,

令人十分迷惘的電影,

在旁人高談過論他的成見時,感到更加迷惘。

獵人們都在尋找,

流血的橋。

沒有靈魂的人追著,

巨岩雷光下的彩虹。

在獵刀的冷光中,

究竟誰,

得要做什麼,

才能成為真正的巴萊呢?

Baby please don't cry, you got to keep your head up

Even when the road is hard, never give up

最近覺得這首歌很好聽。

祈禱也沒有救贖的聖光,

感到十分無力。

可能要修正祈禱的手段了。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