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L

應該很少人有經驗在凌晨兩點四十七分沖澡,

趕三點十分的火車的。

緊急的選了一條褲子穿,

把手機選擇忘在鞋櫃上。

四點五十分左右,  

發現富里車站其實滿沒有人的,

但是有許多早起的計程車。

「小兄弟,

1400來回,

不去嗎?」

「太貴了,

沒帶那麼多錢。」

在轉角發現全街的燈火都熄滅,

只有高遠的月亮與,

7-11的招牌亮著,

也沒有目的地,

只是想呼吸不同的空氣,

索性點起人生的第一支菸,

很嗆,

是意料中的味道,

第一次但見鼻孔衝出煙霧,

有點像漫畫人物。

拿了一瓶立頓奶茶,

店員給了一端被封起來的吸管,

有點無奈。

然後發現有一輛計程車一直在尾隨我。

「小兄弟,

那就算你來回1000好了,

快來不及看日出了。」

在微光的無人街道上奔馳,

想像自己在湘南的134國道上吹風。

才發現這個司機有點重聽。

半個小時後,

嵐在腳下蜷曲成一池。

山與雲的分歧不太明顯。

路上只有凝結的露珠,

金針花像晴時多雲收起的雨傘。

司機說,

日出只有幾秒,

我說,

就和逝去的那些沒有分別。

他沒有聽見。

雲中一個開孔,

太陽的顏色如蝴蝶於其中湧舞。

那就是救贖的聖光吧。

我拿起手中的煙霧將它遮蔽,

不屬於我的世界,

強求也沒用。

玉里與池上,

人們與人們,

原來距離只有半根菸的距離。

那些拿長鏡頭的專家都走遠,

朦朧的世界在六點鐘醒來。

「你沒帶相機阿,

這很漂亮的,

真可惜。」

「帶相機的話,

反而會忘記自己為什麼要來。」

只是本能的強辯。

在強風中點燃最後一根青春狂熱,

不適合我的東西,

該戒了。

「你要不要去吃早餐?」

於是我與司機去了他熟悉的那家早餐店。

只有豬血湯和炒麵。

「老闆,

一起算。」

被他請了一頓,

真不好意思。

你問我花了1500元,

意義在哪?

我不在意。

硬要說的話,

獲得了重生,

解開迷惘的重生。

反正,

在金針花都沉睡的山上迎接晨曦,

好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許二賢 的頭像
許二賢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