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嚮導。

總來自旅程的終結。

想不到又開始奮力的在這個地方,

想記錄些什麼,

似乎又故態復萌了,

也不錯。

每個人都在結局的時候幻想著,

找到更好的結局。

但大部分旅程中途的流浪者,

都身處於黑暗之中。

茫然前行。

可惜人生大部分的機會都只有一次。

盡量不讓自己後悔,

盲信自己的結局是最棒的,

也不錯。

感到十分失落。

在耳聞一味過去好友的茁壯之後,

有世事無常的慨嘆。

改變的那些,

我想是因為他們所追尋的,

不再是過去所憧憬的了。

或許這就是成長,

不幼稚了,

自夢裡叛逃了。

也沒有對錯。

因為始終如一太難了,

所以才值得稱頌。

如齊格菲斬龍一般,

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

如羅蘭的犧牲,

夸父的追逐,

浪漫是不可理喻,

難以達成的,

所以很多人都對著這些,

或許又被稱為青春,

又被稱為熱血與天真,

既感崇拜,

又憎其不切實際。

耳聞到,

想到這些,

又知覺到自我的變化,

有著總是存在著的,

無來由的悲哀。

那些年,

好像也有過類似的愚蠢,

自詡為大將之風的狂氣,

他們與逝者,

究竟都到哪裡去了呢?

我想,

裸體的豪邁,

造就不平凡的遺憾,

過分的殼,

是擦肩過客的距離。

不管過了多久,

還是會在某個夢境中,

看見與妳於妳的故鄉,

點燃那不可能的實現,

看著他們騰升。

「你把我想得太厲害了,

我也只是個平凡人。」

當時的我不可置信。

感到十分恐懼,

真的。

歌德:

我愛你,

但那與你有關嗎?

究竟哪個答案才是誠實作答?

詩經漢廣,

我終究不能通憶全篇,

還是只能記起言秣其馬,

「愛人就要出嫁了,

記得幫他將要當成嫁妝的馬養肥。」

究竟有沒有這種豁達呢?

一個人的時候,

想要實驗給予幸福的能力,

想尋求安定。

兩個人的時候,

又開始想測試實現夢想的能力,

追懷著自由。

如果我不再執拗,

那麼我就不再是我了。

但那又何妨?

我是這些不信者的根源,

那麼更改它又有何不可?

通往光明的路崎嶇難行,

那麼勢必得要有所改變,

反正也不會更糟。

退隊文實在是有點矯情,

但我沒有說謊:

這是一篇退隊文。

這裡曾經是我的一切。

退隊的理由是私人因素,

感謝各位。

我真的太在意過去的傷害了。

我必須花許多許多時間來辯駁我的理念,

思考我的未來。

想在大學生活抓住許多東西,

努力著,卻不得其門而入,

努力著,努力著失去一切。

生活脫軌到我無法預期也不能控制的局面,

我想解決方案就是我離開,

然後重新開始,

就跟玩電動一樣的不成熟。

 

當我意識到自己正身處於嫌惡,

大量的抱怨與不順遂的時候,

已經無法自拔,

絕望的視野正在消滅我的熱忱。

對於系籃,

對於創作,

對於系學會,

對於妳,

以及妳身處的人際網路,

面對這些的熱忱正在被焦慮與絕望抹殺。

我無法接受我自己,

有一天也會說出:

「我對籃球已經沒有熱忱了。」

我的離開是必然的。

只是等我生活重新安定下來,

脫離絕望之後,

再復燃一次,

雖然那可能性的確不大,

也真的不是很多人在意。

 

很對不起小四,泡麵,KK學長,

再一次的我又食言了,

無法把你們給予我的再傳承給學弟我很抱歉。

我很努力兌現對學人學長的承諾了,

第一次在板橋的暑期家聚,

我答應加入這裡,

至少與你同時離開。


我在投隊長的時候,

是投給小豪的,

也很努力的在你當隊長的時候練了至少一個學期,

雖然每次練球一個年級只出現一個代表真的讓我很不甘心。

 

感謝明廷一直試圖安撫我不安的靈魂,

在我看來,

雖然你的身體還沒完全康復,

但你的意志一直都是健康而堅定的,

真的很羨慕。

 

從聖因為我個人的自私,

沒有辦法同進同退,

也沒辦法在你當隊長時給予你力量,

我很內疚。

鉦倫、彥揆、SARA、BOSS以及豆花學長一直都是系籃的支柱。

很遺憾我的存在沒能帶給韋彣及楊民更多的進步,

因為我確實比你們還不如。

 

也感謝蔚慈、小希、阿劉的付出,

從聖不像我能言善道,

總是說些言不由衷的話來取悅大家,

來鞏固人際關係,

但他是個有真性情的漢子,

還麻煩你們照顧了。



我不想退出,

卻不得不,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諒解只會使我愈加難堪,

但希望你們知道。

感到抱歉與感到內疚是有嚴重差別的。

沒有出現的人,

就是混亂的根源,

該被遺忘。

我真的累了。

真的想走了。

 /

大概只有些許的人能洞察我為什麼如此絕望。

脫離絕望就是離開。

跑得很遠,

在盡頭的雨雲下,

比山的彼端還要更遠的地方,

塵煙不再干擾我的世界中,

試著掙扎。

有能夠短暫脫離這種惡魘的方法嗎?

儘管說謊了許多次,

我還是想要實踐它:

「我說到做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許二賢 的頭像
許二賢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