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已然逝去的東西去他們該去的地方,

否則又怎麼能有新的活力來迎接即將來到的那些呢?

我也知道不能沉溺於那些,

但就是分不清,

分不清誰還在,

哪些是過去的,

真的很笨。

信我得咎。

二十歲了,

原本想要平靜過完生日,

但還是感謝你們的慶生,

可惜我不愛甜食這樣XD

必須隨時保持清醒才行。

也感謝所有人的祝福,

雖然有很多人已經很久都沒講過話了,

很多人根本忘記長的什麼樣了,

有些人已經與我絕緣,

但還是感謝你們。

所以說,

我已經是個大人了,

不可以再鬧脾氣了。

我現在還不想回去。

我想我會一直流浪。

我發現,

從國一國二開始,

每個禮拜回家一次,

國三兩個禮拜回家一次,

高一高二都在外面補習,

高三住在祖母家,

現在甚至到花蓮讀書。

讓我對於"故鄉"的概念變得很淺,

但對於"家"的意念變得很深。

我的故鄉也許是線狀的,

或許每個浪人都有這個結論,

旅行的每一步足跡,

就是家鄉。

真的變了很多嗎?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雖然晚了一天,

但由衷的感謝妳的簡訊。

我不曉得妳是怎麼知道我的生日的,

但還是感謝妳。

回高中,

分享大學奮鬥的歷程。

在大學同學面前不敢說,

不願說的事,

一五一十的吐實。

回家的路上,

又再一次的意識到,

真的回不去了。

我只能相信時間會洗淨一切,

包括不堅定的罪愆,

不安的喜悅,

不穩定的幸福,

當然還有洗淨之後的收穫,

抑是報應。

 

而不是鹽,

在每個午夜使每個舊傷更痛。

妳說妳討厭嘴砲,

所以與妳交談的時候總是認真嚴肅。

反而造成反效果了。

想不到妳不是我淨土中的一個部分。

我真的不知道妳到底想做什麼,

這樣就夠了。

別在我真的想離開的時候,

又讓我覺得心疼,

讓我放不下。

妳是風,

不可捉摸的精靈之風,

我沒有耐心可以等到妳的安定。

我是繭,

信我得咎。

我就是很嘴硬,

越挫越勇,

標準的失敗賭徒個性。

輸了就一定要努力到翻盤。

非常偏執,

這個個性帶給我很大的困擾,

可能一輩子都改不掉吧。

可惜我是個沒有野心的人。

很容易滿足於現狀,

於是就怠惰了。

可能要好好修正才行。

不是我的,

強求也沒用。

該是我的,

逃也逃不掉。

總有一天我也會遇到她。

或許是我認錯了,

造成很多人困擾,

我很抱歉。

聽說我可是擁有實現夢想的人呢!

就讓那些腐化的回憶成為土壤,

從黑暗中找尋新生。

蛻變總是說的比做的簡單,

這次又能堅持多久才又被打回原形呢?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