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努力克制自己想擺爛的念頭了,

看到你們可以把在我眼中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危機,

邊打嘴砲邊歡樂地做完的時候,

就覺得很酷,

好像又有那麼一點希望。

張董跟我分享一個,

「趨利避害」的概念。

人們都是在追求自己想追求的東西,

避開會對自己帶來損害的東西。

每個人重視的東西不同,

趨利避害的方向也不一樣。

我很嚮往「犧牲者」的概念,

他們所追求的是氣節,

避開任何會使品行受傷的東西,

仍然是趨利避害的一種。

偶然的在大學遇到小飛,

卻對她說的高中事蹟回報以尷尬的笑容,

感到陌生,

我竟然逐漸忘記過去的容貌。

我竟然忘記過去我所堅持的,

所追求的,

所珍惜的那些。

好險我早就對這個有所防範,

過去的痕跡還有以前的部落格可以回味,

但我竟然不敢再前往。

好像是在窺探一位很熟的朋友,

感覺很糟。

於是做了一些必要的省思,

做了一些早就該做的事。

心情很輕鬆。

八面玲瓏我試過了,

我做不到。

原諒與釋懷我試過了,

也做不到。

我甚至不能阻止我的嫌惡。

我能做的,

就是卸下我不能承受的地方,

斷尾求生,

回到了心中有一塊淨土的生活。

雖然還是有些許的惋惜,

也知覺到一定有許多的不諒解與嘲諷,

但海闊天空的感覺真棒。

巨蟹男聽說都很自私,

很我行我素,

有強烈佔有慾。

這實在太值得譴責了,

好險我還沒帶給別人困擾。

我很努力維持一個好學長的形象了,

為什麼要考驗我呢?

我也是花了很久的時間才熟悉我要怎麼樣當一個稱職的學長,

就像是我花了一段時間才熟悉我要怎麼樣當一個稱職的學弟一樣。

我覺得我到現在為止的表現都還不算太糟吧,

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問題呢?

這沒道理阿。

我在當學弟的時候是很害怕給學長添麻煩,

也很努力地完成所交付的任務,

儘管成果可以再做得更好,

但我覺得我不會愧對自己的良心。

但只是過了一年,

我對良心的定義就已經過時了嗎?

我真的,

真的,

好想回家。

好想找回奮鬥的靈魂。

好想與過去的死黨們告解。

好想放棄這些莫名其妙的意外事件。

不過還有人在努力,

我也要更加油,

要成長得更快,

臂膀要更厚實。

不然我要拿什麼東西跟你們說嘴呢?

我已經醒過來了,

已經不作夢了,

訓練他,

使其擁有更厚實的臂膀,

擁有更可靠的胸膛。

我可能一輩子都找不到適當的時機,

因為我不知道,

我什麼時候才可以承受妳的體溫。

還是那句該死的敷衍台詞,

「但我盡力去做,

畢竟這是我想要的。」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