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禮拜過得不錯,

但焦慮的東西比我想像的多。

想放棄的東西太多了,

不知道該選擇誰。

我真的超怕,

對誰或誰造成內疚,

所以儘管有些事是我覺得困難的,

我也願意做,

但做不好的結果是,

大家都造成困擾,

我愈加愧疚窘迫,

幸好大家都非常包容我,

願意支援指導,

監督我,

使我不至於耽溺在思考裡,

而忘記自己該做什麼。

什麼是勇敢?

面對恐懼而不退卻是勇敢。

但不退卻有兩種原因,

一種是根本不知道事情的危險性,

不知道何謂恐懼。

第二種是克服心中的掙扎,

以犧牲的態度來代替恐懼。

我認為第一種是莽夫,

是一種無知,

真正的勇敢需建立在深諳恐懼之上。

但無時無刻,

總是能自得其樂,

如入無人之境,

似乎也是一種幸福。

我以為,

成為男子漢重要的證明之一即是,

說出來的話,

不管失去了什麼,

就去做到,

不然就不要答應。

不再帶給別人麻煩,

不就是自己能夠獨當一面的證明嗎?

 


我想,

就別太苛責了,

不是每個人都是聖人,

在指責他人之前,

是否已然做得盡善盡美了呢?

如果沒把握,

那就以循循善誘代替冷嘲熱諷,

不然將會在將來留下供人說嘴的笑柄。


其實,

我並不意外,

我知道,

常常在做決定的時候,

其實當下是不知道會帶給他人怎麼樣的傷害的。

說話亦是,

選擇離開亦是。

我知道,

你也不是個小孩了,

說什麼話,

做什麼事,

你一定都深思熟慮過,

不然就不應該說。

即使是這樣,

也有不得不說,

不得不做的理由,

那即是為情有可原,

我不知道你的原因是什麼,

如果願意說出來,

讓我們知道的話,

我不知道其他人夠不夠格,

究竟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學長,

但我盡力扮演好我的角色,

學弟有難,

我聽你說,

盡力幫你解決。

我自己的情況是在於,

我時時刻刻都擔心自己是否造給他人負擔,

時時刻刻猶豫著是否要做決定,

彷彿得了恐慌症,

那又太過了。

我們都需要成長。

”行有不得者,

皆反求諸己。”

是唯一途徑。

我想我把我自己的話藏得太過了,

我想說的是,

今天不管誰,

認真說什麼話,

認真做什麼事,

說出來就要做得到,

嘴砲與品格還是要稍微分隔一下,

沒有想清楚就去做,

做到一半又退縮,

剛好得到狂狷兩者的缺點。

毫無可取之處。

 

我念中文系的原因在於,

我想修練文采,

想與古人一樣養君子德。

但大一開學沒多久,

就不斷發生在我看來逾矩的事,

像是徐同學,

像是棋王同學,

文人的武器是口誅筆伐,

口誅筆伐至少需要君子的德性,

沒有這種能力應該是很愧疚謙遜地繼續磨練,

 

本質上跳針,

還有說不完的垃圾話,

你們到底憑什麼做,

憑什麼說?

去你媽的自我感覺良好。

 

沒有任何應該提供你家教的人說,

做之前先想,

或是將心比心之類的嗎?

子曰:

不得中型者而與之,

必也狂狷乎。

狂者進取,

狷者有所不為也。

 

以我的概念來解釋,

狂者就是想到什麼,

就去做,

而且總是有信念完成。

狷者是遇到了什麼事情,

猶豫了很久,

說不定就不做了,

但決定要做的事,

絕不輕言放棄,

也是有信念的人。

我認為,

有信念的人,

沒有如中行者完美的他們,

可以共同相處學習,

是因為狂與狷,

猶有可取之處。

我也在努力地往兩者中其一努力。

我很討厭事後諸葛,

尤其對我的人生造成極大的困擾,

又具有遠久影響力的人。

有點德行好嗎?

我還是沒能走出陰霾。

原來我不是孤身一人受到戕害。

但另一人什麼也沒說,

就帶著謎團離開了,

而我仍在這裡受苦難。

我還是不能諒解,

FUK YOU!

要不要考研究所的問題,

我陷入嚴重的焦慮。

今天如果我僥倖考上了,

那那些沒考上的人該怎麼辦呢?

那那些踩著他們屍體向上的人們又該怎麼辦呢?

學長說:

但求無愧於心。

我不知道是要遵循我那多餘的慈悲,

還是要滿足自己再燃燒一次的狂妄。

誰在意燃燒之後留下什麼?

其實我很在意。

歡樂嘴砲生活呢?

好像離我越來越遠的樣子了...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歐顆顆
  • 忍不住在上課回你一下

    最近有些事情需要勇敢
    但會害怕
    害怕自己沒有能力做好

    我認為
    我選擇一條就算失敗也不會後悔的路
    就算被潑冷水
    就算有人扯後腿
    就算因為自己能力不足而失敗了

    我也不後悔
  • 所以你是狂者的概念,
    是我羨慕的那一型。

    希望能有一天,
    我可以修煉出先知卓見,
    可以如願的選擇不會後悔的路,
    可惜現在還沒,
    我還是在猶豫中焦慮,
    焦慮我的選擇會不會傷害到他人,
    會不會後悔,
    有沒有違反但求無愧於心的信念。

    很羨慕你選擇時,
    對自己的信心。

    可能以前我也有類似的能力,
    但我竟然逐漸忘卻以前的容貌,
    我想可能是我離開得太久,
    都忘記初衷了。

    希望有一天,
    我也會有永不後悔的奮戰精神。

    許二賢 於 2011/05/04 13: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