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雨的味道
比橋還遠
比山的另一方更過去
雲的彼端
以為不再存在

但今天
讓傘流浪到甘蔗田裡
恣意蔓生開花
讓他們在軀幹上交響
讓妳在我的顱中萌芽

如輕鈴的酒窩
只有妳的不吵
爽朗的笑聲
只有妳的讓人想捏

以為不會回來
雨中的山
一起哭笑的傘下
枷鎖著
什麼時候可以掙脫?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