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知道最終他在哪溺斃的呢?

有人可以了解他為什麼窒息嗎?

或許只是一個意念逼迫他,

離水而亡。

 

症狀,壁虎將死

 

知道薔薇嗎?

如果跟它保持適當距離的話

相信是株洵美且異的植物

不可越過

 

不可越過

在花瓣間

一幅老人的臉

一隻壁虎被殺蟲劑追擊

 

知道狼嗎?

騰格里的使者

背負他們的靈魂

誰敢隨便豢養?

知道犬之王嗎?

他們被囚錮著

不改其志

乃狂。

不可越過

無美感的強摘

只會受傷

只會壓害它

希望一覺醒來

別管還有沒有宿醉

或許 無獨有偶的

只是一個過火的玩笑。

 

症狀,蜘蛛縛絞

 

一直放逐著

在後悔中徒浮

拒絕了許多好意

或許有人傷心

 

感到如惡魘般的內疚

夜深的夢裡偶爾會出現

鞭笞著

灰燼再度燃燒

 

 

「不再讓她們傷心,

永遠是妳教誨下的騎士。」

給那時候妳的誓言,

抑或是以自己意念前進? 

 

一直以為

那只是出於一種禮貌與尊重

無論是距離或是憐憫

不是私人的溫柔 屬於誰的

 

有一道舊傷於肩膀徘徊

沒有握住那道光的遺害繾綣不去

那是不可以碰觸的燐火

灼傷的罪 不再可以承受

 

一隻蜘蛛

被自己的網困住了

心中的網縛死

或許是意念亡走了

 

給錯的藥

強灌或是慢慢餵著

就算是對的時間 對的空間

也不會好 令人恐慌的思鄉病

 

徬徨壓害著

恍若是夢囈 

不能依偎呼吸的臉 

或許我離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許二賢 的頭像
許二賢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