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鴉四處作響。凋零的樹劍拔弩張

在夕陽沉默的夜裡

無月

陰寒的光迷濛著 如霓裳羽衣曲中的嵐

地面一片琥珀

 

藍色的貨車靜臥

司機愕然

烏鴉聲欲蓋彌彰

一道流星使世界凍結

貫穿咽喉

晶瑩不斷溢出 如湧泉一樣

且斑斑的爬向輪

沒有慘叫

一切都超速了

 

司機愕然

烏鴉嘲諷著旦夕禍福

徒留一些碎片在空中遊盪

保險桿再頷下一吋左右的地方沒入

一道無論風水 無銘的碑

於是他隨便的找了地方躺下 為了應景

於是瞳孔逐漸張大 為了狩獵那一生難得一見的走馬燈

卻只看見了在升空的群黑裡

如粟的光

……也就只好心滿意足了

不聒噪了 離去的鴉

司機愕然

同行者愕然 

世界長嘆了一口氣。

 

司機走下車 與那些只有一點關係的 

沒什麼關係的 緩步趨前

寫意的站成一個無瑕疵的圓

世界開始默哀

眾人開始呼天搶地一曲亡佚的廣陵散

……但世界只能默哀 在這無光的夜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