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幹勁的人然在今天的空氣裡盤旋著游泳,

等待末日的鉤。

引頸期盼著人然沒有出現,

彷彿很近其實數萬里,

恍若抓的住卻只能在夢中。

都等了不少年,

一直想尋獵一種小說式的浪漫鏡頭,

好像有點痴狂,

我一直很信命運的邂逅,

雖然很不靈驗就是了,

不過我會再等下去。



老老的味道像飄起來的蛇一樣悄然繃緊的繞著貼住肌膚,

壓力把誘人的若隱若現拿捏的剛好,

這也是一種中庸之道吧。

考場的燈光沒有想像中的死白,

而是一氣的異常昏暗,

大概今年流行墓穴風吧。

午餐的飢餓考生們中空著

不適合用小小的緩步悠雅的咖啡廳氣氛填滿,

反正我也無所適從,

多一份清閒,

去一步未來,

實在很划算。


明天更濁濁的不清了,

每個明天我都畏懼著,

躊躇著反側著,

不過太清的水聽說抓不到魚,

渾沌一點的未來好像也不錯,

只是有點追不及著時間應有的繁弦急管的節奏感。


以善於垂死掙扎的小男孩,

誇口要以一陣爆炸崛起的的小男孩,

妄言要掀起一陣大將之風的小男孩,

如今已經躺在倒入棺槨與即將倒入棺槨之間了吧。

 

 

(好像是學測後的感想,詳情被我忘了囧)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