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鼻,聞到城市的腐敗

盆地發霉分解

故鄉的雨恍若已下了八天

「溯遊從之,

宛在水中址。」

 

想在妳作夢的時候

與妳一起泅游

或者

在妳作夢的時候

在妳作的夢中 作夢

 

趁著還有

還可以感到些許的危險

停留著不也很好嗎?

「拱心石上刻著,

約伯記三八:一一。

『你只可到這裡,

不可越過。』」

 

快,沒時間了

在還有體力

還有能力

請允許我背著妳的

十字架多走一些

 

走開!

滾出我的徬徨!

沒有多餘的精神可以分擔

我不能知道海的深

鳥的聖潔

遠方島狀的青是如何的浪漫。

 

「百靈唱了,春天來了。

獺子叫了,蘭花開了。

灰鶴叫了,雨就到了。

小狼嗥了,月亮升了。

…」 老人哼唱了一遍又一遍。

狼都離開了草原。

久久不能回神。

他們相信的長生天

騰格里究竟是什麼味道?

 

但妳又是什麼味道?

也許又會做 一個夢

夢見地圖亮點的人們倒吊著站在天花板上

嘲弄著被地心引力束縛的我與這個問題的愚笨。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灰狼
  • 這背景音樂跟這首詩好不搭XD
  • 我只好換歌了= =+

    許二賢 於 2010/04/20 23: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