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的淚是昨夜的瘟疫
麻痺的電是指尖的舞曲
緩慢著在刺刺的夜裡漂移
她在我的鉛筆盒裡藏了巧克力
可惜大家都不知道她在哪裡
烏鴉又銜走我的筆
逼迫著又徘徊在星的監獄
霜風噴吐著,送出的問候開始猶豫
只是我也知道那些廢話,
只是抱怨一下,我們再也不能回去

 

芳伶修改版:

 

今夜的淚昨夜的瘟疫
麻痺的電是指尖的舞曲
在刺刺的夜裡緩慢漂移
我的鉛筆盒有人藏了巧克力
烏鴉銜走我的筆
徘徊在星的監獄
霜風噴吐猶豫
那些廢話和抱怨
只是一下下而已
再也不能回去了
我們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