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國的同伴們召喚著

北國的召喚折磨著每一個春夏

家鄉的天雲不可承受

家鄉的不可承受是思念的聲響

 

某天是枯萎的長草叢

某天的長草叢不再是我的歸途

那些狼是饕餮的後裔

那些狼王細咀自己的風與腿骨

 

馴服的身影沒有過去

馴服的群我吸吮他的愛與憐惜

貪婪仍然是先祖的路

貪婪的犬王靜臥著不再有呼吸

 

 

芳伶修改版:

 

北國的同伴召喚著
北國的同伴一起折磨
每一個春夏
家鄉的天雲不可承受
那思念的聲響與氣味


枯萎的獉莾蔓延
蔓延的獉莾不是我的歸途
狼是饕餮的族裔
成群狂啃那淒厲的風
與自己乾瘦的腿骨


馴服的身影沒有過去
吸吮我罷殘餘的愛憫
以及滿溢的貪婪
那一路蜿蜒的先祖們的魂靈
默默俯視無語
僵臥的犬王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