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失眠,

肝彷彿要炸裂了,

真的是有一點小靠北。

就是跨年前後的事情紀錄紀錄這樣。




12/31(四)

幹這一天到底是選三小課= =

我只有12~13點沒課,

12點半要回宿舍選課+吃飯,

這樣跟逼我翹課有什麼不一樣嗎= =

於是我只好在千萬個不願意的情況下跟從聖出去吃飯了(?)

後來我們兩個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

竟然會翹掉漢概有一點內疚感,

於是又跑回去聽課。

然後我原本想爬窗的,

幹,a107的窗戶也太難開,

窗戶外面還是飽含露水的花圃,

讓我連走動都很難走動= =

最雞歪的是,

花圃裡驗竟然有一個150公分左右深淺的大洞,

為什麼我會知道呢?

好啦我就是跌進去的那個= =

然後呆在教室讓我覺得內疚感來的時機很差。


晚上,

和從聖衝到市區。

為什麼我要買那麼晚的票呢?

因為10/31花蓮到台北的票原本是某天的06:00開始預售,

06:01就全部賣光了搞屁啊啊啊啊!!!!!

好險宏博大人有多的票,

您真是我的恩人。

到台北之後已經10點半了,

塞車竟然塞快一個小時=皿=



為什麼陽明大學要蓋在山上我不懂,

好險有麥麥和NASH來接我,

不然我大概要在山裡迷路3個禮拜吧= =

雖然我們夜衝也夜衝了,

跑山也跑山了,

最後很可惜的來不及在12點前衝到軍艦岩,

害麥麥和麥嫂分隔兩地,

這真的是我的錯= =

(這個橋段我只好切腹了嗎?)

不過在兩個山頭中間吼來吼去還滿刺激的。

其實101煙火有大概四分之一被一座該死的山擋到了,

但重點是跨年的一種爽感。


之後再會合的路上竟然出現了峭壁耶,

真的不知道走那條路的人在想什麼,

雖然我們也走過去了。

麥麥你的Dr.martens 其實是登山鞋吧。


然後遇到同學,

就是鈞瑩,球球,餅乾,哈拉,京京,奶嘴,然後家瑋在睡覺真糟糕。

大家都沒什麼變,

這樣不知道是不是好事XD

下一次跨年我就差不多20歲了耶,

想一想就覺得好怕,

20歲就要成熟穩重了,

聽了就覺得很靠北。



回花蓮後,

我發現我感冒了,

變形蟲般的作息讓我的身心如髮色般枯黃= =

我想昏睡三天啊啊啊!!!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許二賢 的頭像
許二賢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