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茫然而已

陷入無盡的焦慮之中

原本的道路的消失

 

卻消失了。

我仍然以為,

我所想學習的,

只是養君子德,

為文詞理精確,

如此而已。

 

而傳授養德之道者,

卻在哪裡呢?

只是專業領域,

學術專長強大,

 

然後呢?

 

然後死後的遺骸比較高尚?

在告別式的儀容愈加堂皇?

 

德術兼備,

我以為我目幹,

我看不出應與強大學術的...

德行?

 

不再只是將水裝滿,

點燃我的火燄,

卻又焚燒著我...

 

別再跟我開玩笑,

不要再浪費時間,

 

為什麼被批評得立即尋求反擊?

藉由童稚的以牙還牙聊以自慰?

 

試析論這與五歲小孩吵架有什麼分別?

 

所謂的君子德不在中文系出身,

就難以得到?

 

我不相信!

 

子路,人告之以有過則喜,

但在課堂恫嚇學生的行為?

 

不斷,

不斷的失望,

 

愈加徬徨而已。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