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2點44分的莒光往台北

古詩pass掰拉

漢概pass掰拉

不過想獲得些什麼就勢必有些犧牲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約莫7點到內湖

8點就被淫瑋榜到東吳去了

東吳跟迷宮一樣

 
我讀那邊大概每堂課都會迷路三天吧

然後我充分的體會到須須說的某些感覺

其實只是我的逃避而已

好久都沒有認真唸些什麼

看到奮起的氣氛

竟然有些畏懼?

果然是不可同日而語呢

哈哈



11/7


我竟然校慶睡過頭

雖然10點就起床了

不過就是有一種恐懼感

那大概就是近鄉情更怯的感覺?

隨便啦

就是顧慮東顧慮西

又忘記壯士斷腕的浪漫了




晚上

跟大直的兄弟們約在兄弟麵館

該死會的都死會了

可能是我長的太像流浪漢

而且也不太擅長言詞交際

又沉默內向 孤陋寡聞

長的很大眾 身高又輸人

我還是潛心書術好了

不過看到以前的人就有莫名的酣熱

只是nash變好黑

熊哥好閃

家瑋好變態

麥腕力贏我

好啦我最體弱拉


看看禮拜日還有什麼要補充的

先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許二賢 的頭像
許二賢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brinayu
  • 誰死會啦? 我整個follow不上高中同學的資訊
    大直校慶我沒去, 跟政大保種茶撞期了嘖嘖
  • 家興超閃XDD

    剩下人就是曖昧曖昧的這樣(?)

    其實我在花蓮比較跟不上資訊吧= =

    許二賢 於 2009/11/09 20: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