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傳教士般,

將一本現代文學三十年揣在懷裡,

我並不想翻閱它。


窗外點點若灰若白,

紅黃交駁的芒,

或是像芒的,

鋪蓋了近整片的沙灘。

怎麼有人會絕情的捨棄他們呢?

沙灘再遠一些,

是帶狀的洋。

藍色的,綠色的,白色的,消失於沙灘。

白色的,綠色的,藍色的,佚散於雲端。

雲端的顏色繁複著,難以形容。

蔚藍的天,

是看的到的,

在密集的白雲,烏雲之間。

烏雲並不成群,

並不結隊迫近,

不急切的在一陣或兩陣雷雨中倏的亡走。

它們徐徐的靜臥於不遠的上方,緩慢飄動。

有一朵,特別迷你,

特別接近我,

那大概是走失的小朋友吧。

更上方一些,

是皴在天際,乾裂著的純白群體。

並不移動著,

我猜,

至少我看不出這些如背景的白雲有任何移動的足跡,

刺繡般的白藍藍白相間,是多層次的。


芒花在小丘上,

再人們足跡少一些的地方上,

也多多的有。

巧的是,

在小丘上,

在足跡少一些的地方上,

墳也多多的有。


或許芒花也愛聽,也喜歡唱詩。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