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號

 

與麥&家瑋&中肯的家興&柏綸等人,

5點在大直集合。

 

家瑋翹課所以第一名,

我還沒開學所以第二名。

然後他和家興有機車&情侶衫了,

這也太刺激了吧。

柏綸拖拖拉拉的所以就只好很無奈的放他鴿子,

 

接著就和家興載麥,家瑋載我,四個乾柴乾柴去士林。

然後哈啦在士林堵我們。

我們在廟口那邊逛了一陣,

隨便吃了點甚麼東西。

 

後來家興和家瑋要剪頭髮,

我和哈拉就先去開兩小,

麥和柏綸不太打電動所以去看他們剪頭髮,

好吧我沒有玩石川數正的才能,

一直出不了刀,

下次改練神原康政好了。

 

只是好久沒遇到熟面孔有點懷念,

只是想秀一下新染的頭髮而已。

只是NASH沒去讓我覺得有點可惜。

 

13號

 

來東華大學,

要搬東西的時候下了一場夭壽大的雨。

撐雨傘褲子會溼掉那麼大。

 

我爸媽硬是在雨中把東西搬到宿舍,

弄到他們兩個急性子的人火氣很大,

很怕他們又吵起來。

 

 

不過最心酸的是...

我們搬完的時候雨停了,

造化弄人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然後認識了室友,

人都很好,

親切和藹,

應該能和我相處得很好。

不過在弄網路線的時候,

我忘記學號了,

也忘記可以查詢,

然後就腦中就冒出一串很神祕的數字串,

一直跟我說在空白的學號欄填上它就對了...

然後就索性填了42號,

為什麼是這個號碼呢?

其實我也不知道,

就是覺得這樣念還滿順的,

事後發現我是27號,

害42號同學網路不能用真的很抱歉。

 

14號

新生訓練,

去參觀一下文學院,

認識一下校園和同學。

然後我非常的感到不知所措,

女生好多讓我好不自在。

我遇到越正的女生就越不敢跟她說話,

這就是傳說中的正妹絕緣症,

大概是最近才開始有的病= =+

 

下午消防演習,

然後我很白目的起鬨了一個同學上去,

然後消防員或甚麼的主持人說他需要一個PARTNER

於是我被同學報復了。

原諒我是個如此低俗的人,

我脫口而出的幹!為什麼是我!(超大聲)

惹來了人文學院其他人大笑。

.....我怎麼可以這麼丟臉= =

 

15號

開學第一天,

然後下午的課我以為2點才開始,

於是與同寢的室友一起遲到一個小時...

每天都有很糗的橋段是怎樣= =

 

16號

沒發生甚麼重大的事,

只是聽說老師會使用特出的能力讓學生變的很認真,

好緊張啊啊啊啊~!

 

然後我忘記我在哪一天和書銘聊天,

只是有點遺憾。

只是有點遺憾的我做出了一點結論,

這是我的偏見啦,

很突然的想到。

人生畢竟只有一次。

用自己的信念踏出來的果實,

會甘甜。

至於會不會後悔,

就等到走到盡頭,

累了,

老了,

死了,

再來慢慢思考也不遲。

 

沒聽說過嗎?

沿著男人汗與淚的足跡,

是彩虹。

 

至於他人的所言所指,

應該是建議,

而不是命令。

 

.......幹好哲學真不適合我,

 

而且我表達能力真他X的差勁,

言不及義到讓我也受不了啊。

 

在中文系的一切來算順利,

然後很偶然的從錢包找到狀元K書中心的電子卡,

那張不太靈光的卡片讓我在考前被卡在旋轉門前面好多好多次,

讓我彷彿又聞到了在K書中心裡獨特的氣味,

在北車連續吃好幾餐的信陽麵館,

在那幾個月我們與指考的生死搏鬥,

在最後我們說要一起去武藏點菊的強欲,

都在卡片拿出來的那一刻迸發,


幹 我差點就鼻酸了。

 

最後一項蠢事其實很簡單就可以做,

 

只是聚在一起很難,

只是再遇見兄弟們很難,

 

每個人都有他的人生也沒辦法。

一直緬懷過去反而無法成長,

不回頭的向前走去,

也是壯士斷腕的一種風範!

 

東華真他X得有點大,

偏偏我又有迷路天分,

這大概也是一種命運的考驗。

 

不過...

 

中文系戰士不喊累只喊爽!

中文系戰士不喊累只喊爽!

中文系戰士不喊累只喊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許二賢 的頭像
許二賢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