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國中同學去飛龍保齡球館,

在三重的台北橋(好像是?)附近,

就是家興很推薦的那一家。

投籃機+保齡球+投籃機+保齡球=屁股痛(?)

我也想問為什麼阿阿阿阿,

今天爬起來發現屁股靠近大腿那邊的肌肉好痛,

走路和老人一樣= =

難道我的青春就這樣飄逝了嗎?

 

 

喉嚨也痛的跟屁一樣。

去亭凱哥家裡唱歌果然對我太操了。

我就是很多流行歌都不會阿,

我就對情歌過敏阿,

沒有經歷過的東西為什麼要對他感動我不懂。

我的人生經歷不足是我不對,

哈哈。

 

也聽了同學說我國中時期的種種,

我卻好像第一次聽到似的,

看來有很多事情都被我遺忘了...

忘記的東西就是想不起來也是一種病嗎0.0

 

從前從前,

我與很多人遭遇在一起,

一起走過,

現在卻有了分歧的人生經歷,

不同的人生體驗與領悟...

該怎麼說呢?

這我也不太會說,

有一種看到新世界的感慨呢。

 

 

創作者介紹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