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

 

人生中最難以學習的兩種能力不是算數學和把妹,

 

而是反躬自省與寬恕。

 

或許是源於自己的無能,

 

我自始自終都難以做到。

 

我自認我有省思能力,

 

但是十分的不成熟,

 

是目睹他人的失敗後被動觸發的能力...

 

這其實只是一種逃避。

 

 

我以為,

 

人類與動物最大的差別在於進化程度的不同,

 

而進化力的推進力即是長久累積的自省能力,

 

從自己的敗亡中爬起的力量...

 

我始終無法習得。

 

至於寬恕,

 

我以為是一種捨己利他的行為,

 

武士會為了自己的藩主切腹,

 

也是捨己利他的行為。

 

放下自己的既有而去追求他人的完美,

 

抹刷自己的仇恨,

 

雖然或許有更多人因此受益,

 

但我做不到。

 

仇恨在每個夜裡滋長蔓生,

 

怎麼可以就這樣放下?

 

寬恕是聖人,

 

這句話也沒錯。

 

 

 

 

這只是無眠的夜裡,

 

的一小段牢騷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許二賢 的頭像
許二賢

燈紅,於杯中狂舞,

許二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